歡迎來到山西焦煤官網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焦煤內網 網站地圖▼ 企業郵箱▼
學說話與學做人
發布時間: 2020-07-22 10:26:25     作者:葛東興      來源:山西焦煤網      點擊次數:

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。

事有兩面,話有兩說。好話人人愛聽,惡語人人討厭。可話要怎么說,還真是門學問。都是吃敗仗,說屢戰屢敗就顯得窩囊十足,說屢敗屢戰就顯得勇氣可嘉。

同樣一件事,一個說,神父,請問我看圣經的時候能不能吸煙?神父自然大為光火,一番訓誡。另一個說,神父,請問我吸煙的時候可不可以讀圣經?神父一聽大加夸贊,好同志,吸煙都不忘讀圣經。這是小聰明。

說話像門藝術。一般情況多是良藥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。順耳的,多是奉承話。

關二爺有天遇到個賣高帽的,叫到近前橫眉怒斥:你們這些人,阿諛奉承,巧舌如簧,毀人誤事,可惡之極。賣高帽的跪地求饒:小人也不想這樣,可世間俗人太多,都想聽些好聽的奉承話,能有幾個如您一般剛正不阿,大義凜然呢?關二爺一聽也是,便放他一馬。這人出門不遠,心中一樂:又賣掉一頂高帽。看來,高帽子人人都樂意戴。

李世民曾開門納諫,使得犯顏直諫的魏征留下美名。卻在魏征死后,掘了人家的墓。大概還是氣不過。

自古伴君如伴虎,一句話不對頭,腦袋輕易就得搬家。朱元璋吃飯吃出根頭發,氣沖沖傳來御廚就要問罪。幸好這御廚機靈,拿到近前一瞅:皇上,這并非頭發,是龍須啊!朱元璋一聽,龍顏大悅:原來是我的胡子掉里面了。我是真龍天子,朕的胡子豈不就是龍須?御廚一句話,救了自己一條命。

南齊皇帝蕭道成跟王僧虔比書法,寫完以后故意問:咱倆的書法,誰是第一?王既不肯說違心的話,也不敢說得罪的話,眨巴了幾下眼睛,說道:陛下的書法,皇帝中第一,臣的書法,人臣中第一。落了個皆大歡喜。

紀曉嵐,鐵齒銅牙,有次袒胸露背更衣不及,藏在龍椅下躲乾隆,藏了半天見沒了動靜,便高聲發問:老頭子走了沒?正被乾隆聽到,要問個究竟。紀巧言辯解:萬壽無疆之為老,頂天立地之為頭,父天母地之為子。把乾隆夸了個渾身舒坦。若沒這點口才,怕是要因言獲罪,吃不了兜著走了。可即便如此,他還是因替人求情而被弘歷破口辱罵:朕以你文學優長,故使領四庫書,實不過以倡優蓄之,爾何妄談國事!這句惡語,夠他記一輩子了。

然而,相比之下,人稱天下讀書種子的方孝孺結局就更加悲慘。篡了侄子皇位的朱棣讓他起草即位詔書:這事兒,非您不可!方誓死不從,擲筆于地,正色道:死就死了,絕不起草。結果,自己被車裂于市不說,還被誅了十族。當然,這已不是說話的事,而是氣節的事了。可能會說話的大有人在,有氣節的就寥寥無幾了。

有人打小就會說話。話說王安石的兒子自幼聰明,幾歲的時候被人問:這籠子里的動物,哪只是獐,哪只是鹿啊?小王實在也搞不清,但他思忖一二脫口答曰:獐邊是鹿,鹿邊是獐。這番巧答,令人叫絕。

這樣聰慧的孩子都是人精。以前的解縉、徐渭都有過智答妙解的故事。孔融讓梨時才四歲,十歲的時候去拜謁名宿李膺,謊稱親戚之名得入府中。李戲問:你說咱們是親戚,咱們是什么親戚啊?孔融從容而答:我的先祖孔夫子曾拜您的先祖老子為師,因此,我和您是世代通好啊。眾人無不稱奇。可座中一人不服,奚落道:小時了了,大未必佳。小時候聰明,大了未必成器。孔融一聽,順口就懟了回去:想君小時,必當了了。那我猜您小時候一定很聰明吧?那人弄了個臉紅脖子粗。

一般人沒有他們這股機靈勁兒,說話得罪人便很正常。

有個故事最廣為人知:有人請客,來了張三李四王五,獨不見趙六。這人著急,順口便說:馬上就要開席,該來的還不來。張三吃了味:難道咱是不該來的?甩甩袖子走了人。這人更急,又說:唉,要搞哪出嘛,不該走的又走了。李四聽出話音:噢,搞半天咱才是該走的,走唄,何必自討沒趣。這人愈急,跟王五抱怨:這怎么一回事啊,我又不是說他們。王五終于坐不住了:咱怎么這么笨呢,一直是在說我啊?王五擰著身子一出門,正遇上急匆匆的趙六進了門。這人抬頭一見,又是惱火又是埋怨:哎呀,你來的可真不是時候。本意是說,你可把我害苦了,把人都得罪光了,早點來不就啥事沒有嘛。可趙六一聽,愣了:不是時候?可不是嘛,人家大辦喜事不歡迎咱,咱湊個什么熱鬧。一扭頭,也走了。

這是典型的不會說話。

還有一種不會說話是因為不明就里。婦人老伴仙逝,鄰家在外工作的小伙子難得回家,見了她先打招呼:大娘啊,怎么您一個人遛彎,我大爺呢?老婦不好直言:你大爺走了。小伙子沒聽明白:走了?去哪了?老婦只好又回他:出遠門嘍。小伙子是真的不靈光:出遠門,我大爺真自私,咋沒帶著您去呢?

中國話就是這樣,為了避諱,總愛換個委婉的說法。這樣含混其辭,自然免不了鬧笑話。有人打電話找朋友,可惜這朋友剛從八樓的人事部調到七樓市場部。朋友的同事好心告他:哦,劉君啊,已經不在人事了。這人一驚,惋惜道:不在人世了?上周才見的面,怎么說走就走了。走的這么急,也沒來得及送他。電話那頭回他:你可以去下面找他啊!這人聽了,驚出一頭汗。

委婉害死人。可人們圖吉利,都喜歡換個說法扭轉乾坤討個好彩頭。胖了叫發福,瘦了叫苗條,受了傷叫掛了彩,破了財叫免了災。餃子破了,不能說破,要說掙了。明明摔碎了盤子,還非要說歲歲平安。貼個對聯也不讓人說高低,低了惹晦氣。長輩便交待:我在上面貼,你可看著點,貼高了就說發財,貼低了就說高升,吉利。但居然貼得不高不低正正好,小輩便高呼:貼得正好,不發財也不高升。這話,真能氣死老人家。交待半天,還是不會說話。

當然,也有會說話解尷尬的例子。眾人擠公交,突然遇到個剎車,后面的長者不小心撞到身前的美婦身上,美婦以為老人家借機吃她豆腐,撇嘴吐出兩個字:德性。長者也不惱,輕松對了句:不是德性,是慣性。一場即將爆發的舌戰煙消云散。

有人沒這樣的好脾氣,張口就是滿嘴的火藥味。兩人排隊買票,眼見得沒了人,前面的還心不在焉四處打望不向前走。后面的就急:等死啊,瞅什么。前面的一聽,不服氣,回一句:趕死啊,急什么。答得也巧,可這樣說話,真是找不好活。

惡語傷人,好話暖心。

我一直記得早些年一位司機師傅說的一句話。那時,交通不便,從單位回家得蹭車。坐上車,風馳電掣,兩個小時就到了家。進了城,怕師傅心里不情愿,便主動對他說:到了哪哪,順便把我放下。

這師傅一聽,脫口而出:不是順便,是直達。

我一聽,心里忽地一暖。夸贊他會說話。他回道:不是會說話,是心里話。順便,是捎帶、順路、順水人情。但直達就不一樣,是用心、特意、專門。不是會說話,可不是專揀好聽的說,是心里話,由內而發的,真心實意的。

我小時候不但調皮,且不知從哪學會了油嘴滑舌。父親有個樂器師傅,是個盲人,來家做客。我欺負這個伯伯眼盲看不到,就偷偷走上前,一把打掉他手里的煙。父親自然惱火。我一急,趕緊自辯:怕煙頭燙了伯伯的手。一句話好歹免了一頓打。

又一次,在屋外吃早飯,正值冬天,鄰居來串門。大人們自然要客套,請鄰居吃剛蒸熟的熱紅薯。鄰居識禮,自然推辭,我在一旁多嘴:不吃您也拿著,大冬天,拿在手里暖和。這下鄰居不好意思了。

那年去上海朱家角,有作畫賣藝的,便請他給女兒畫像。討價中,畫師說,現在紙張太貴,沒法便宜啊。我便接過話茬:紙不貴,貴的是你的手藝啊。這下,他也沒話好說了,大概心里還有些得意。真是欲成其事,何患無辭。

高官下訪,地方領導以野生保護動物招待。高官面有疑惑,下面的趕緊解釋:山上滾下來的,不吃可惜了。高官順坡下驢:怎么,我一來,你們這兒的野生動物就紛紛跳崖啊。聽的人呵呵一樂,卻可憐了那些動物。

這個故事更遠一些的版本在唐朝。武周時期,女皇下令,禁殺牲畜,禁捕魚蝦,還派宰相婁師德下訪巡視。結果,在地方接待他的宴席上先就上了一盆羊肉,婁納悶,地方官員趕忙解釋:這羊非我們所殺,都是狼咬死的。婁即不加追究,坦然食之。后又上了一盤魚,官員還是那套說辭:這魚也是狼咬死的。婁久居官場,一聽,笑著說:怎么這么笨呢,魚嘛,應該說是水獺咬死的才對。于是乎,一堂和氣,魚羊進肚。

欲脫其罪,也是何患無辭。

同樣的事,換在楊震身上就是兩樣。被他舉薦過的一位官員要賄他銀兩,楊震堅拒不收: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那人以為他假客套:夜靜更深,無人可知。這才有了楊震那句流傳后世的名言: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怎說無知?

言為心聲。智者常出妙語,勇者常出壯語,污者多出穢語,狂者多出妄語,癡人總說夢話,傻人總說呆話。襟懷坦白、本性純良、心底無私,說出的就是肺腑之言、金玉良言、慷慨之辭。心有雜念、心術不正、心懷不軌,說出的定是些花言巧語、甜言媚語、饞言佞語、流言蜚語。

會說話真不容易學,有志者可以向有名的文學家、外交家和新聞發言人學學。其才思之敏捷,應答之自如,思維之縝密,言談之妙趣,語中之機鋒,足令人拍案叫絕,嘆為觀止。可與其說學說話是門藝術,不如說學做人才是根本。再巧妙的話也比不上一句出自肺腑的真心話。

巴金堅持“講真話”,季羨林也主張“假話全不說,真話不全說”。易中天教給人們一個講真話的辦法:套用康德的話“一個人所說的必須真實,但沒有義務把所有的真實都說出來”,如果你覺得這個真實是不可以說的,你就不說,然后假話你也不說,剩下的還全都是真話。

(作者單位:汾西礦業賀西礦)


責任編輯:蔣曉宇

版權聲明   |   隱私與安全   |   常見問題解答   |   咨詢 地址:中國·山西·太原新晉祠路一段1號 ICP備案序號:晉ICP備05008009號-3

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  晉公網安備 14010902000081號

国产高跟黑色丝袜在线,丝袜 制服 日韩 AV在,日韩丝袜欧美人妻制服